“反转浮力”实验挑战阿基米德原理

对流体材料研究有重要现实意义

此外,埃斯顿表示,国家制造业转型基金股东包括中国一汽、上海电气、中国中车、郑州宇通等产业类股东,将为埃斯顿未来市场开拓提供强大的支持。

据《每日财报》了解,海尔智家和海尔电器分别于1993年和1997年在上交所和联交所上市,且各自业务并不相同。

研究团队解释说,垂直振动引发了这种明显的反重力效应。不仅如此,他们还发现液体下部的空气气泡会下沉而不是上升,这是一种在之前实验中观察到的相关的反重力效应。

与此同时,海尔智家也开始大举剥离非主营业务。海尔智家7月29日公告,拟向青岛海尔生态投资有限公司转让公司持有的海尔卡奥斯物联生态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卡奥斯”)54.50%股权,交易价格为40.6亿元。

但拉长时间线,从净利润和净利率来看,相比格力和美的,海尔智家都要相对弱势。2017年至2019年,海尔净利润分别为69.08亿元、74.84亿元、82.06亿元;格力电器净利润分别为225.1亿元、262亿元、247亿元,美的集团净利润分别为172.8亿元、202.3亿元、242.1亿元。

在重力的作用下,容器(如烧瓶)中的液体通常会落至容器底部。但是在特定情况下,垂直振动液体可以浮于某低密层(如空气层)之上。

此次,法国巴黎高等物理化工学院、巴黎文理研究大学、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朗之万研究所科学家团队在理论上进行预测并在实验中证明,这种垂直振动还可以使浮力在悬浮液体的下层发生反转——如同重力倒转。

值得一提的是,海尔智家在2018年-2020年上半年,其营收、净利润增速持续下滑。2018年,海尔智家营收增速从2017年的37.37%降至12.17%,净利润增速从33.68%降至7.71%。上半年受疫情影响,海尔智家的净利润同比下降4成有余。

科技日报北京9月2日电 (记者张梦然)英国《自然》杂志2日发表一项重磅物理学研究:欧洲科学家团队报告了一种在悬浮液体层下面反向漂浮的迷你船,展现了如同重力倒转般非比寻常的浮力。这项观察挑战了人类对于“液体—空气界面”的直觉理解,有助于未来进一步研究液体边界行为,并对流体材料研究领域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而格力电器营收分别为1500亿元、2000亿元、2005亿元;美的集团营收分别为2419亿元、2618亿元、2794亿元。

据百德能证券的估值报告,每股海尔智家H股的价值中值为18.47港元。加上每股计划可得的现金付款,预计每股计划股份的总价值约等于31.51港元,较海尔电器最后交易日期26.85港元溢价17.35%。

虽然市值和归母净利“不佳”,但是营收方面还不能说海尔是差的。2017年至2019年,海尔营收分别为1634亿元、1841亿元、2008亿元。

据《每日财报》了解,截止目前,美的市值已来到4900亿元左右,而格力的市值也稳定在3300亿元左右,反观海尔智家的市值,虽然今年有所上涨,但仍在1500亿元左右徘徊。再对比三家公司的半年报:

《每日财报》注意到,近年来海尔在智能家居、智能家电领域颇有声势,试图给消费市场树立全新的品牌形象,同时为全面对集团形象进行提升和梳理。2019年7月1日,上市主体青岛海尔(全称青岛海尔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更名为海尔智家。

作为埃斯顿定增对象的小米长江产业基金,是由小米集团为实现打造“新国货”到推动“新制造”战略目标,旨在助力中国先进制造业而成立的产业投资平台。小米长江产业基金投资范围主要包括智能制造、工业机器人、先进装备和半导体等领域。

由于此前海尔智家已经在上海交易所和法兰克福交易所上市,若海尔电器私有化完成,海尔智家将实现“A+D+H”的资本市场布局。

2020年半年报显示,海尔电器基本无有息负债,其账面上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加理财产品规模近200亿元。所以若此次私有化事件完成,海尔智家将完全拥有海尔电器账面现金资产的支配权,现金流状况有望得到重大改善。

在此背景下,今年7月31日,海尔智家官宣私有化海尔电器。若能成功私有化,海尔电器将成为海尔智家的全资子公司,并从港交所退市;而海尔智家将在港交所上市。如此大动干戈之下,“海尔兄弟”能否实现1+1>2呢? 

海尔集团创立于1985年,因张瑞敏怒砸76台有质量问题的冰箱而名声大振。2004年,海尔集团营收破千亿,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家电大哥。而同期作为未来白电三巨头的美的与格力的营收当时仅有几百亿。

在实验中,他们向容器内注入液体(如硅油或甘油),接着垂直振动容器,将空气注入容器底部,直到液体开始悬浮。像模型船这样的物体,便可在悬浮液体的下表面反向漂浮。

所以海尔智家这波私有化操作更像是在试图缩小与美的和格力的差距,虽然在营收体量上海尔并不落下风,但两地上市公司的净利润却导致了1+1<2的效果。

从净利率来看,上半年,海尔智家的净利率不足4%,海尔电器的净利率也不足4%,而同期格力电器和美的集团的净利率均在10%左右。

在疫情给中小企业带来巨大挑战之际,数字化也已显示出对抗疫情和不确定的强大优势,尹正表示,数字化支撑的业务远程化和风险预测,让企业在人员无法正常到场的情况下得以保持业务连续性;帮助企业全面提高效率,实现开源节流、提高响应速度等,从而能应对暂时疲软的市场需求和经济压力。长远看来,数字化转型还能帮助企业减少能源和资源消耗,获得更可持续的成长。

海尔智家2020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为957.3亿元,同比下滑4.29%;实现归母净利润27.81亿元,同比下降45.02%。

人类很早就会利用自然界的很多原理,但起初只是无意识地应用它们,经科学家分析、研究这些现象后,才会据此生产出各种产品服务于人类,甚至再制造出“推翻”这一原理的现象,让应用更上一层楼。就像浮力,人们司空见惯,阿基米德定律已让我们充分理解了空气浮力、液体比重、排水量甚至积云对流。那么现在,反转浮力则刷新了人们的认知,在未来,其或将对航天领域重要的空间流体科学产生一定的影响。

美的集团2020年上半年实现营收为1397亿元,同比下滑9.47%;实现归母净利润152亿元,同比下降8.29%。

海尔智家的旗下业务主要覆盖冰箱/冷柜、洗衣机、空调、热水器、厨电、小家电、U-home智能家居等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海尔电器则主营洗衣机、热水器产品等业务。

值得特别关注的是,国家制造业转型升级基金也参与了此次定增。该基金主要围绕制造业战略性、基础性、先导性领域,主要投向基础制造和新型制造、新材料、新一代信息技术、电力装备等领域,促进关键技术产业化、工程化和应用化,推动国家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基金。该基金是由财政部、国开金融有限责任公司、中国烟草总公司等多家股东发起设立,注册资本1472亿元,系集成电路基金后的又一只国家队大基金。

对此,尹正建议,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时应该充分考虑自身的特点。“首先要明确目标,思考如何利用数字化赋能业务的方式;其次是打好精益生产的基础,再部署数字化,用数据优化决策;再次,在进行数字化投资时要‘小步快跑’,最后时刻关注数字化工具为业务带来的效益。”尹正表示。

此外,海尔智家因前期有较大规模的并购,所以有息负债快速增长,商誉高企,2017-2020上半年,海尔智家账面商誉分别为198.43亿元、211.56亿元、233.52亿元和241.41亿元。有息负债分别为359.76亿元、340.47亿元、361.83亿元和470.98亿元。

在论文发表时随附的新闻与观点文章中,新西兰奥克兰大学弗拉迪斯拉夫·索罗金等科学家表示,这一成果并不仅仅只是一种“海上奇景”,这种现象还将在气体或流体运输方面具有实际应用意义。

所以海尔智家在港交所上市的主要目的在于,执行私有化海尔电器方案。根据此次私有化交易方案,参与本次交易的海尔电器股东,在协议安排生效后,将就每股计划股份获得1.6股海尔智家新发行的H股股份,以及每股计划股份1.95港元的现金付款。

2020年上半年,美的集团、格力电器和海尔智家的经营性现金流分别为184.1亿元、-45.18亿元和-5.43亿元,同比分别变动为-15.52%、-127.45%和-115%。

研究人员的观察结果违反了阿基米德原理,即浸在液体中的物体受到竖直向上的浮力,其大小等于物体所排开液体的重力。他们认为,这种浮力会映射在悬浮液体层的下界面,并使用同时浮在悬浮液体层上层和下层的两只塑料小船证明了这一点。

目前,海尔智家正在逐步剥离非核心业务,布局衣联网、食联网、空气网等生态圈,聚焦发展生态品牌战略。但即便在这样的背景下,与白电三巨头中其他两家公司对比,海尔智家的市值依然显得有些落寞。

但是转让卡奥斯的背后,海尔智家的经营活动现金流首次出现净流出,财报显示,2019美的集团、格力电器和海尔智家的经营性现金流分别为358.9亿元、278.94亿元和150.8亿元,同比分别增长38.51%、3.54%和-21.21%。

另一方面,也就说其已经开始致力于改善股权架构与公司治理问题。后续若成功实施,海尔还将大幅改善其过去存在的股权架构复杂、关联交易较多的问题。

市值盈利双双落后 上半年净利同比骤降4成

但是,中小企业在进行数字化转型的时候,也面临认知差距、能力不足,以及资金有限等种种挑战。

尹正给出了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路径的16字建议:“先医后药”“先软后硬”“小步快跑”“效益第一”。“首先要诊断问题所在——‘先医后药’;之后借助软件先把数据打通,在数据流没有打通的时候盲目上硬件,对业务和生产将带来负面影响——’先软后硬’;另外不可一蹴而就,在一点点解决问题的基础上投入——“小步快跑”;当然数字化转型一定要注重效益——’效益第一’。”而这都符合中小企业认知有差距需要找准痛点、能力不足需要边转型边提升、资金不足要逐步投入,以及注重收益回报等特质。(完)

格力电器实现营收706亿元,同比下滑28.21%;实现归母净利润63.62亿元,同比下滑53.73%。

现金流由正转负,商誉有息负债高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