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拉萨9月16日电 题:“组团式”医疗援藏开创高原医疗新局面

新华社记者李键、金一清

工人食宿、材料进厂、车子检修……开工初期,郑军强每天接100多个电话是常事,微信步数稳居3万步,统筹规划之下,盐什公路如期进行,“没有睡个踏实觉,两个小时就会醒来看看手机有没有,六点钟就睡不住了。”郑军强说。

培养本地人才的同时,各对口援藏医院充分发挥各自的学科优势,通过“以院包科”的形式,打造心血管内科、妇产科、儿科、骨科等符合群众就医需求的科室,受援医院科室达到395个,基本形成了门类齐全、覆盖广泛的科室体系。

米玛说:“援藏医疗老师进藏以来,我们从最初的你做我帮,发展到现在的我做你看,直接反映的是本地技术的突破,背后是援藏老师们多年的付出。”

郑军强和施工员们从下午七点配合政府救援工作一直进行到凌晨,“衣服上都是泥水,回去怎么睡着的都不知道”。

如今,靠山傍水的盐什公路绿化、亮化均达到起初“旅游观光路”定位标准,为兰州解决了外地车辆“进城”、“穿城”、“出城”问题。无数日日夜夜,有了像郑军强一样的人的坚持,才有了一条条宽敞明亮的路。(完)

西藏自治区卫生健康委主任格桑玉珍表示,5年来,承担对口支援任务的7省份共投入援藏资金9.2亿元,用于7市(地)人民医院基础设施建设、医疗设备采购、科研教学等项目,同时整合各级财政和援藏资金41亿多元,用于医院基础设施建设、大型医疗设备采购、人员培训等。

“乐观积极,干起事来非常认真。”十七冶公路分公司纪委书记、副经理王炳行说,工程建设是一件压力很大的事情,郑军强一直都是乐呵呵的,心里再难也不给同事压力,反而总是鼓励大家,这种心态很重要。

落松群培今年又拜了一位北京来的援藏医生为师。师父杨劼来自北京积水潭医院,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已指导、带领包括落松群培在内的西藏本地医生完成数十例手术,填补了西藏小儿骨科专业诊疗的空白。

“面山改造要在半坡施工,没有工作面,而且是湿陷性黄土,这些工作难度大。”郑军强带领施工团队每天开“督促会”,根据实际情况,施工方案有时候天天都要调整,为了在工期内完成工程又不影响质量,最后确定为“人休机器不休”方案,一台备用设备随时等待上场,停下来的机器立马进行检修,保证施工安全和进度。

一周之后,清淤工作进行完毕,正式要开工的时候,郑军强犯起了难,“要在原有的雁北桥下施工,还不能断了交通。”郑军强立即协调相关部门交通引流,“工作总算是一点一点开展起来了”。

父亲的病稍微转好,他又回到兰州立马投身工作之中,在他看来,“我不知道结果能达到怎样,就是努力往前干,往好干”。

2015年,医疗人才“组团式”援藏工作正式启动,改变了过去医疗援藏短期分散的格局。

“跟着北京援藏医生能学到很多东西,我的第一任师父龚晓峰教我进行骨科微创手术,在临床上很实用。”拉萨市人民医院骨科大夫落松群培说,如今他能熟练运用微创手术技术。

盐什公路起点为兰州盐场堡,与已建成的北滨河路东延段顺接,终点为什川黄河大桥桥头,长度19.16公里,该路段是兰州市交通发展“十二五”规划中的重点项目,为甘肃省高速公路网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京藏、连霍、兰海3条国家高速的重要联络线。

图为盐什公路夜晚施工。(资料图) 郑军强 摄

开工半年后,郑军强的一头黑发竟“悄悄”变白,如今,每次回家之前他都要先去理发店把头发染黑,“常年在外,对家人非常愧疚,家里的事不能亲力亲为。”郑军强有两个妹妹,他是长子,2018年10月,父亲脑出血达80毫升,当天虽然买了最近的飞机票,可是父亲要进手术室的时候,他还在路上,“赶到医院的时候,全家人都在哭,父亲昏迷,那个场景印在了我的脑海里”。

2018年3月初,盐什公路二期开工,郑军强就算是在兰州“常住”下来了,工程刚开工,兰州一场暴雨,青白石一带形成了严重内涝,而盐什施工路段尤为严重,“当时十几辆车泡在水里,当时什么都顾不得了,带着工人们开着挖掘机配合交管部门进行车辆、人员救援。”

从试验室技术员干起的郑军强深知第一线工作的不容易和重要性,框架桥副经理找到他提出“人手不够”的问题之后,郑军强立马向总部打报告申请增派人手,并在工人休息区域长期供应饮料,“基本保障不能含糊”。

同落松群培一样受益的还有日喀则市人民医院的医生米玛。去年,医院接诊了一名冠心病患者,病情危急需手术治疗。米玛带领团队,对患者进行了冠状动脉造影检查并实施支架植入手术,让医院实现了这一技术的“本土化”突破。

重点科室的打造以及本地医务人员技术的提升,直接增强了西藏本地医院的诊疗能力。截至2019年,西藏自治区、市(地)两级人民医院的门诊量、住院量、手术量较5年前分别增长28.17%、70.05%、76.19%。

据介绍,“组团式”医疗援藏开展5年来,共有841名医疗人才进藏,对口支援西藏自治区人民医院和7市(地)人民医院,并通过“团队带团队”“专家带骨干”“师父带徒弟”机制,帮带721个医疗团队、2031名本地医务人员,培养医疗骨干约4000名,已有192名受援医院的医生能独立开展1种至2种新手术,实现了371种“大病”不出自治区,2373种“中病”不出市(地),一些常见“小病”在县级医院就能治疗。“打包移植”内地的先进经验和技术成果1061项,攻关的技术难题达1305个,联合申报的国家级、自治区级科研项目有852项,填补区域内的医疗技术空白1541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