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萨被拜仁彻底完虐了

2-8的比赛结果,巴萨球员们都很清楚自己将会遭遇怎样的对待,然而事情似乎开始出现了一点变化。

贾跃亭也从一文不名,到身价百亿、两段婚姻,再到如今(在海景房里)申请破产、孤身一人。

对贾跃亭来说,乐视死于2016年。

唯有如此,巴萨才能走上正轨。

贾跃亭事了拂衣去,孙宏斌扮猪吃老虎。他们身后的乐视网,只剩下一具对外欠款120亿元、连续三年亏损累计300亿元的躯壳。

这个后来被定性为“干啥啥不行”的商业模式,在提出时却呈现出一套无法反驳的内在逻辑。

在他身后,则是几十万被被乐视债务压垮的供应商、被贾跃亭骗到声泪俱下的接盘侠,以及被无止境的跌停板抽干毕生积蓄的投资者。

马斯洛夫是俄罗斯著名东方学家、中国问题专家,此前曾担任俄罗斯人民友谊大学世界历史教研室主任、俄罗斯高等经济学院东方学教研室主任,从2020年起担任俄科学院远东研究所代理所长。

故事很完美,但也不是没有破绽。

赛后,只有皮克接受了媒体的采访。已经在巴萨效力超过十年的老臣已经把话说得不能再明白了,而且说实在的,就算需要老将离队,皮克也不必是第一个。

自制内容本就是玄学,鲜有影视类公司能长期保持拔群的输出,毕竟时至今日,硕果仅存的“爱优腾”仍然深陷持续巨亏的厄运循环。

至此,已有明眼人看出了端倪。孙宏斌从入驻乐视的第一天起或许就是有备而来——为了将电视和影业两块核心业务纳入融创的资产版图。

然而梅西的问题出在自己。对于绝大部分职业球员来说,30岁是身体开始下滑的转折点,为了维持职业生涯,势必要进行踢法和位置上的转型,然而边锋出道的梅西却始终没有找到身体机能下滑后的合适位置。

关于乐视是什么时候死的,不同人可能有不同的看法。

从比赛进程来说,分析技战术的意义并不大,因为这就像是一场U-15青年队击溃U-14青年队的比赛,拜仁在对抗、速度、跑动这些基础能力上都要高出一个档次。巴萨不仅无法达到与拜仁同等的比赛强度,甚至连自己的最高强度都维持不了太长的时间。

按照当时《财经》报道,这笔欠款大约在20亿到30亿元之间。事后证明,乐视系对供应商的欠款规模实际超过100亿元。

当年11月,公开亮相不久的乐视生态“第七子”乐视金融被质疑平台上大量融资项目系为乐视输血,涉嫌自融;不久后,又有大批供应商在乐视楼下举横幅示威,原因是乐视手机拖欠款项。

但在贾跃亭的信徒心中,它虽死犹生。

苏亚雷斯已经无法堪当大任,阿尔巴上得去就回不来了,徒剩脚法的布斯克茨早就没有了往日的上抢和拦截,至于28岁的罗贝托,替补席就是他最好的归宿。在各家球队都在年轻化的今天,巴萨这群30+的老将是没有未来的。

87年出生的梅西,今年已经33岁了。

功勋球员如何体面退场,从来都是一门学问。

当然了,这个级别的球星势必都会获得战术上的资源倾斜。不必过多参与防守,不必进行高强度逼抢,不必做出牺牲性跑动,这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一支球队里,这样的人不能太多。

资源可以倾斜梅西,但是……

2015年,乐视再度发布了“世界上第一部超过iPhone的手机”——乐视超级手机。因为从穿着到PPT的调性都全盘复制乔布斯,贾跃亭得名“贾布斯”;发布会上“让我们一起,为梦想窒息!”的金句也由此传开。

现在的巴萨,首先需要在短时间内尽快完成新老交替,虽然这会带来严重的阵痛,但已无办法,因为平顺交替的时机已经过去了。其次要建立一套无论缺少了谁都可以运转的战术体系,可以有效率上的差别,但不能出现缺少了谁就无法运转的情况。

当7月20日乐视网终止上市时,它对于25万股民来说才算是死了。

类似这样的画面,在上半场就出现了很多次,梅西和苏亚雷斯对蒂亚戈的接球、带球、分球熟视无睹,任凭蒂亚戈来回调动巴萨的防线,这也就给本场比赛的惨败埋下了伏笔。

2012年,已经上市两年的乐视网以经营视频平台为主业,由于贾跃亭对版权的重视,乐视网几乎是行业内第一个致力于购买正版影视剧的视频平台。

30岁以前,梅西的俱乐部生涯堪称完美,收获冠军无数。然而在30岁后的这3年,巴萨年年遭遇惨案,2018年被罗马双塔砸穿,2019年被利物浦残阵冲垮,2020年被拜仁进攻群打花。作为球队主将的他,难逃干系。

上市十年间,乐视网从7亿市值冲高到1500亿最后又复归7亿。

只见蒂亚戈和队友快速敲球,成功将球和自己都转移到了球场中路,随后他送上直传,最终带来了格纳布里的进球。

当年3月14日,孙宏斌正式宣布卸任乐视董事长,此时距离其走马上任仅过去了8个月的时间。

果不其然,乐视致新和乐视影业在2019年分别更名为乐融致新和乐创文娱,孙宏斌用投资、入职、腾挪一系列操作为融创文化版块置换来更为成熟的运营模式和成功经验。

无论是电视还是手机,都是终端内置内容的思路,意为以硬件销售带动软件传播,让每个人从固定端到移动端都拥有乐视的专属入口,即乐视的专属财门。

2017年1月,一张贾跃亭与山西老乡孙宏斌十指紧扣的照片霸占了各大商业媒体的版面,彼时,孙宏斌宣布以150亿元投资乐视网、乐融致新、乐视影业三家公司,成为乐视第二大股东。

“没有人是不可或缺的。如果必须要引进新鲜血液,改变球队的动力,那我是第一个要求离开的。我会第一个要求离开巴萨,因为我们现在已经触底了。”

如果说上半场的前半段,比赛还处于四六开的大致均势,那么拜仁的第三粒进球是击溃巴萨的开始。而在这次进攻之前,让我们看一下,梅西和苏亚雷斯是如何限制对手的?

贾跃亭对信众们巨大的洗脑力全部集中在一个叫做“生态化反”的概念里,简单来说就是“平台+终端+内容+应用”的业务组合。

乐视手机亦然。事实证明,中国智能手机发展史上从没有给乐视手机留过位置,即便是每卖一台就净亏100元的乐视千元机也不行。几无悬念,一年后供应商围攻乐视大厦的一幕最终映出了乐视手机残破的真身。

同期,孙宏斌又如法炮制,斥资5亿元将乐视影业从乐视网剥离。

超级电视面世时,领域内已经横亘着创维、康佳、海信、长虹、TCL五家黑电大户。贾跃亭曾狠心打半价突围,奈何五巨头在价格战场身经百战,甚至懂得联合其他视频网站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皮克这番话已经很明白了

“再投乐视,我是傻x啊”。谈及卸任后是否还会增资乐视时,孙宏斌显得气急败坏,还直言自己也是血亏的散户,以后要和小股东一起骂乐视。

清除这批老将意味着,梅西不能再继续踢自己踢起来舒服的球了。巴萨可以继续围绕他建队,但梅西的地位要从球队核心降格到进攻核心,而且自己要积极融入到新帅的战术体系里,认真贯彻新帅的战术要求。

而真正的前场球员无法提供速度,也无法提供对抗,无球时还不参与防守和逼抢,在这样的态势下,输球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贾老板就像《猫鼠游戏》的主角,凭借天才级的头脑和出神入化的骗术逆风翻盘、青云直上,最后全身而退、远渡重洋。

2018年8月,孙宏斌通过引入新股东的方式,将乐视电视运营主体“乐视致新”的第一大股东(乐视网和乐视控股)的持股比例稀释约7%,并随即以低价购得前者释出股权,跃升为乐视致新第一大股东。

事实上,这一点并不奇怪。

如果说内容和硬件多少还有关联性,那乐视在此后发布的造车项目就是完完全全的玩儿脱了。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巴萨真正的变革需要从梅西开始,他要继续尝试转型,要找到自己在球队中的合适位置。打前锋就要给对手施加压力,打边锋就要勤加跑动,打前腰就要参与到球队的整体防守中来,这才是变革的前提所在。

这句话是西蒙尼说的,而在巴萨阵中,如果苏亚雷斯登场,巴萨经常性会出现两个人不防守的情况,就像对阵拜仁的这场比赛一样。乌拉圭人并非不愿意防守,而是同为87年生人的他,已经没有长时间参与防守的体能了。

2014年,乐视电视出师未捷先亏4亿,并以每年超过60%的速度持续亏损。

于是在卸任后短短半年的时间内,孙宏斌就顺利将乐视致新、乐视影业两块金牌业务收入囊中。

去年夏天,拜仁送走罗贝里时,拜仁球迷也是恋恋不舍,但是在杀进半决赛,成为夺冠最大热门的今天,还会有拜仁球迷觉得罗贝里的离开是损失吗?

乐视系由一家上市公司,扩展到7大生态数十家公司,后被瓜分殆尽只余乐视网一根独苗。

“如果有一名球员不防守,还可以接受。如果有两名球员不防守,就有点麻烦了。如果有三名球员不防守,那就完蛋了。”

连续两波质疑后,贾跃亭终于在公司内部邮件中亲口承认了乐视的资金链危机。随后,贾跃亭开始了金蝉脱壳。

7月,贾跃亭辞任乐视网董事长,带着百亿身家踏过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关口——中国海关,彻底把乐视这个烂摊子丢给了“白衣骑士”孙宏斌,只留下一个“下周回国”的动人传说。

连续三年蒙羞之后,苏亚雷斯等人的结局只能是被巴萨扫地出门,即便不是在今年夏天,也会是在新主席上任后的明年夏天,他们的结局已经注定了。

马斯洛夫表示,对于中国来说,美国对香港的态度并不重要。2019年只有12%的中国大陆出口商品是运往香港或经过香港转口,这与1992年占比45%的情况已大为不同。此外,这些年中国大大降低了对外资和外国技术的依赖。总的来说,美国“利索地搬起石头砸中了自己的脚”。

于是,乐视网领行业之先,在2012年先后上线了乐视影业和乐视体育两项内容业务。

俱乐部蒙此大难,作为队长,以身作则是应该的吧。

近日,美国方面宣布将所谓“香港自治法案”签署成法,并发布行政命令“终止对香港特殊经济待遇”。此前,俄外交部曾多次表示,香港问题属于中国内政。(完)

对于在贾跃亭走后接任乐视网董事长的孙宏斌来说,乐视死于2018年。

老实说,就此给梅西扣上“毒瘤”的帽子,或许有些言过其实。

至于梅西,先从送走他的朋友们开始吧。

2016年1月5日,乐视在美国“赌城”公布战略合作伙伴FF(法拉第汽车)时,贾跃亭的故事进入了高潮。他不仅把这个故事讲给了二级市场,还讲给了当时自己的枕边人。

要用好梅西,变得愈发“奢侈”了

2013年,乐视召开了盛大的发布会,推出了一款号称“全球速度最快的电视”——乐视超级电视。

打前锋无法对抗,打边锋无法起速,打前腰不能提供防守,在排兵布阵上,他已经成为了一个很尴尬的存在。

眼见内容端风生水起,野心勃勃的贾跃亭乘胜追击,开始向硬件板块进发。

单纯从数据角度来说,本赛季的梅西依然贡献了31个进球和25次助攻,这依然是一个相当不错的数据,但在进球数上已经出现了明显的下滑:上一次梅西全赛季进球数未能超过40个,还要追溯到遥远的2008-09赛季。

而刨除这些因素之外,球迷的愤怒也并非无源之水。

两人的输出,撑得起防守端贡献的缺失吗?

在这场2-8的比赛里,巴萨前场的速度只能由边后卫来提供,挽回颜面的两个进球全部源自阿尔巴的冲刺就是最好的证据。

内容制作出头无望,入局硬件只会加速折断乐视单薄的财务根基。这个“红海+红海=蓝海”的谬误,却是二级市场的春药。

梅西的这些朋友们为何能占据主力位置这么多年,这已经是一个不必再深究的问题了,因为如果梅西不抽自己一鞭子,前方的殷鉴不远。

而消费硬件市场更是血海一片。

这场比赛过后,梅西在巴萨球迷心中的形象显然出现了分化。

在球队返回下榻的酒店时,大批巴萨球迷都已经等候多时,随着球员一个个从大巴下车,掌声和嘘声四起,其中小将法蒂和普吉收获的掌声要远远多于嘘声,然而当梅西下车的时候,掌声和嘘声都达到了最高。

前者主营自制影视剧,也着实出品过《红高粱》、《芈月传》这样的爆款作品;而后者则为用户提供主流赛事的直播、点播和资讯服务,仅“恒大足球七连冠”一项就曾让获得播放权的乐视体育一时风光无两。

4月,乐视持股70%的易到创始人周航爆料,贾跃亭挪用了易到13亿资金;加上此前贾跃亭的数次减持、质押,保守估计贾跃亭从乐视系套现高达200亿元。随后,乐视上市主体乐视网宣告停牌。

就在乐视手机发布的2015年4月前后,乐视股价攀上了每股44.72元的巅峰,较生态战略第一步内容战略(体育、影业)发布时的2012年,足足翻了22倍。

作为拉玛西亚的优秀产品,场上的巴萨球员应该有不少人都知道,蒂亚戈的调度对于拜仁的进攻端有多么重要。然而,后者并没有得到来自巴萨前锋的太多“特殊照顾”。

其后伴随BAT站台的各大视频网站纷纷效仿乐视购买正版,行内的版权竞争也因此而起。数据显示,几年间版权费上涨约135倍。在此背景下,无力招架的贾跃亭决心自制内容。

然而如此垂垂老矣的球员,无论在巴尔韦德还是塞蒂恩的手中,都能牢牢占据主力位置,也就怪不得外界盛传“更衣室核心球员霸占主力位置”的传言了。

空空如也的乐视网,是25万股民的不能承受之轻。

不少人因此同情被贾跃亭坑惨了的孙宏斌,殊不知这位看似铁憨憨的地产大佬并未空手而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