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着直播火爆的东风,MCN机构也要上市了。

投资界(微信ID:PEdaily2012)获悉,6月7日,直播经纪公司众妙娱乐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开启IPO征程。如果众妙娱乐上市成功,将成为国内第一家独立上市的直播公会。

“众妙娱乐对网红的发展制定了明确的路线,但花的代价也没办法估量,”众妙娱乐副总裁匡世杰曾表示,“这是行业最粗暴的原则,一开始可能赚不到钱,前期需要大量资金投入和资源倾斜,但不一定会有回报。而窜红的周期也不确定,从1天至3年不等。”

2017年至2019年,圣湘生物营业收入分别为2.25亿元、3.03亿元及3.65亿元。2018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35.11%,2019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20.41%。从趋势来看,圣湘生物营业收入呈现下滑趋势。

对于存货周转率的下降,圣湘生物解释称,主要是随着营业规模的扩大,其增加试剂和仪器的生产量和备货量。事实上,存货周转率下降可能会影响该公司公司的短期偿债能力,进而对其经营产生一定影响。

根据招股说明书,2017年至2019年,圣湘生物可比同业上市公司有7家,其中5家综合毛利率均远高于圣湘生物,同期可比上市公司综合毛利率均值分别为72.06%、71.24%、71.64%,如此看来,圣湘生物综合毛利率仍逊于上值。

截至 2019 年 12 月 31 日,发行人合并报表累计未分配利润为-2,823.43 万元,母公司报表未分配利润为 5,271.20 万元。2018 年之前,公司固定资产投入较大,业务收入规模相对较小,部分产品处于研发阶段,同时,为完善未来业务布局,丰富产品结构,公司持续保持较高比例的研发投入且全部予以费用化,另外,为充分调动员工积极性,公司实施员工持股确认了较大金额的股份支付费用,上述因素导致 2018 年之前公司营业收入难以在短期内覆盖成本费用,因此形成了累计未弥补亏损。

林郑月娥强调,中央政府一直支持特区政府和特区行政长官依法施政,支持香港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港澳办和中联办发现香港立法会内会接近瘫痪,影响经济民生,“他们表态发声是理所当然的”。

具体来看,众妙娱乐的业务模式主要涉及三方面:主播孵化和管理、线上娱乐内容制作、发布及内容营销。招股书显示,公司营收主要来自于视频直播平台及主播的收益分成,小部分来自短视频业务及其他服务。2017-2019年,公司来自直播平台和主播的收益在总收入中占比均超九成,分别为96.6%、94.0%、91.4%。

林郑月娥说,相反,一些立法会议员到国外要求外国政府及议会评论香港的内部事务,甚至请求国外制裁或禁止物品出口香港,直接影响香港的经济发展和民生,“我认为这些才是赤裸裸的干预”。

此外,2017年至2019年,圣湘生物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4087.08万元、5589.82万元、6466.32万元,占该公司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12.84%、15.57%、14.79%。该公司存货周转率为2.77次、2.61次和2.11次,存货周转率呈现下降趋势。

这是一家什么公司?去年营收3000万,旗下注册主播近3万

立法会议员郭荣铿日前被谴责恶意“拉布”,滥用权力拖延程序,蓄意造成内会停摆。林郑月娥说,国务院港澳办及中联办批评反对派议员瘫痪立法会内会的声明,不是对特区政府施政施加压力和进行干预。

林郑月娥还说,自4月8日公布第二轮防疫抗疫基金以来,社会各界呼吁尽快拨款。特区政府工作人员过去几日不辞辛劳,敲定了所有有关的项目细节,准备好了申请拨款的文件,并于14日提交给了立法会。“香港现在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很多雇主、雇员及受影响行业等待资助,希望立法会财务委员会在4月17日审议通过拨款。”

6月7日,直播经纪公司众妙娱乐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正式开启了IPO征程。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众妙娱乐盈利能力不断增强,营业收入分别为5022万元,7460.9万元,8302.2万元,净利润分别为1814.5万元,2557.1万元,3253.7万元。

营收增速下滑,毛利低于同业,主导产品或遇瓶颈

目前,公司与抖音、快手、YY直播、虎牙直播、陌陌等各大直播平台都保持着业务关系。截至2020年4月30日,众妙娱乐在抖音、快手、今日头条、企鹅号及哔哩哔哩上建立6家经过认证的MCN。

同时,圣湘生物2017年至2019年,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也在持续下滑,2017年为12.31%,2018年为11.76%,2019年为10.66%。与同业可比上市公司均值相比较,圣湘生物该数值也从高于同业下滑至了低于同业均值,或许侧面反映了圣湘生物优势、“含金量”正逐渐褪色。

应收账款及存货增速较快,产品研发能力持续不足

流动性方面,2017年末至2019年末,圣湘生物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1.13亿元、1.61亿元和1.88亿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35.60%、44.88%和43.05%,无论是规模上还是占比上,都可以看出圣湘生物应收账款正随着规模扩张的步伐而快速增长。

一家只融到A轮的MCN机构要去港股上市了。

直播公会起家,众妙娱乐给自己的定位是“人才引擎”,站在视频直播行业产业链的最上游,主要为各大直播平台源源不断的输送主播。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显示,就视频直播产生的净收入而言,众妙娱乐在中国高度分散的视频主播公会市场排名第四,市场占有率2%。

当然,科创板格外重视企业的研发含金量,在招股说明书中,圣湘生物也反复强调,其高度重视研发工作。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圣湘生物研发投入分别为2763.86万元、3568.23万元和3895.45万元。投入规模虽在不断上升,但研发投入增速却在下滑,2018年同比增长29.10%,2019年仅增长9.17%。

同期,净利润方面则有较大突破。2017年圣湘生物净利润为-1065.33万元,2018年净利润转亏为盈,达到676.21万元,2019年净利润大增这3947.85万元,同比大增了近5倍。

应收账款的快速增长,则会带来潜在的逾期甚至坏账的可能性。单从2019年来看,圣湘生物当年应收账款坏账损失达到364.17万元。同时,为减小应收账款带来的相应风险,2017年至2019年,圣湘生物应收账款坏账准备也在逐年提升,从2017年底的686.86万元上升至1422.74万元,3年已翻倍。

MCN上市不易,VC/PE机构不敢轻易投

直播这场风从2016年千播大战开始就没停过,到了2020年更是烧的一发不可收拾。春江水暖,资本先知,主播的背后推手MCN机构自然也成了资本汇集的领域,比如红杉中国投资了二咖传媒,字节跳动出手泰洋川禾,德同资本投资美ONE,华映资本投资构美,辰海资本、芒果文创投资了微念科技。

与之相对应的,公司旗下主播人数也在上涨。众妙娱乐月均开播主播由2017年逾3600名增加至2019年4000名以上,月均活跃主播由2017年的约980名增至2019年的1900名。据官方介绍,截至4月30日,公司旗下注册主播约29300名,其中泛娱乐节目主播人数超九成。

从2016年成立到如今推进IPO,众妙娱乐仅仅融到A轮,也没有获得大批VC/PE的关注。天眼查数据显示,众妙娱乐仅在2017年1月完成了数千万人民币A轮融资,之后众妙娱乐就再没有新的融资消息。

“事实摆在眼前,一个内会经过6个月,14次会议,都不能选出一个主席和副主席,这不是恶意‘拉布’、罔顾公众利益吗?”林郑月娥说,歪理一定要反驳和澄清,否则会误导市民。她再次强烈劝喻部分议员返回正轨,让香港继续前行。

截至2019年末,公司累计亏损2823万

主导产品销售占比的下滑,一方面或说明圣湘生物在不断研发并开拓新产品市场,但另一方面,或也侧面反映出主导产品市场遇瓶颈。

整体来看,发展并非尽善尽美。2017-2019年,公司毛利分别为人民币3690万元、人民币5189.4万元及人民币5574.2万元,毛利率分别为73.5%、69.6%及67.1%,连续三年走低。此外,与大多数MCN机构一样,众妙娱乐业务增长部分依赖于头部主播,三年间,排名前五主播分占总收入的约29.1%、32.3%及19.9%。

林郑月娥说,按照立法会的程序,审议法案、法例和政府动议等,都需要经过内会,没有内会审议便会停滞不前。“我们先后有15条法案提交给了立法会,但是由于没有内务委员会,直到现在都没有成立法案委员会去审议。”

对于郭荣铿声称对其指控要有证据,林郑月娥指出,内会部分议员及主持人郭荣铿一直阻挠选出正副主席,产生了严重后果,铁证如山,不容抵赖。

如今直播风口正酣,但细数上市的MCN机构,寥寥无几。

净利润大增背后,是圣湘生物毛利率的持续提升,招股说明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圣湘生物综合毛利率分别为49.81%、58.46%、65.16%;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50.04%、58.76%和65.36%。较高的毛利率却也藏着发展隐患,一是高毛利率能否持续,二是与同业相比却仍显逊色。

可以看出,公司截至19年末,仍未实现盈利,然而存货规模增速较快,产品未来能否被市场认可仍具有较大不确定性。

事实上,目前像众妙娱乐这般跑到上市的MCN机构还是少数。有投资人直言不看好MCN机构的原因,“主要是觉得红人没有办法批量复制,一个头部网红的出现,一定是有天时地利人和的”,传统经纪公司没能解决的问题,MCN也同样面临。

不过,目前大多数MCN机构都处于融资早期阶段。众妙娱乐从2016年成立到如今推进IPO,也仅仅只融到A轮,且没有获得大批VC/PE的关注。天眼查数据显示,众妙娱乐仅在2017年1月完成了数千万人民币A轮融资,背后投资方只有一个旭诺资产,之后就再没有新的融资消息。

林郑月娥说,实际上还有更多的法案需要提交立法会审议,但是由于内会停摆、实现无望而被搁置,涉及事关香港竞争力的商标条例、促进香港保险业发展的条例以及减税、延长产假、消防安全等。“今年是本届立法会任期的最后一年,如果这些法案不能在今年7月立法会休会之前通过,所有的工夫都将白费,所有为这些法案提交意见的机构和人士都将会感到失望。”

鲜少融资的众妙娱乐,讲的是个什么资本故事?

审计指出问题后,有关地方正在积极整改,其中,退还各类违规多收费用4555.16万元。审计署财政审计司负责人表示,将继续跟踪后续整改情况,进一步督促审计指出问题整改到位。

从营收构成来看,核酸检测试剂是圣湘生物主要产品,其中,病毒性肝炎系列试剂产品是“顶梁柱”。但从近三年数据来看,圣湘生物该系列产品占比正逐年下滑。招股说明书数据显示,2017年,圣湘生物病毒性肝炎系列试剂产品销售金额达到7545.15万元,占试剂产品总销售额的59.29%;2018年销售额达到1.07亿元,占比下滑至53.79%;2019年该系列产品销售占比进一步下滑至49.61%。